GO!.jpg 

拿破崙征俄期間,冰天雪地的壕溝戰。

 

拿破崙率領大軍侵犯俄國的邊界,

俄國也不是省油的燈,

於是在邊界挖溝,築起壕溝,

並在前方設置三尺高的鐵絲網!

打算和小個子-拿破崙打持久戰。

 

我是一位法國的步兵,

看著工兵辛苦地完成壕溝工事,

我點燃香菸看著遠方,

除了白茫茫的大雪和我吐出的煙霧之外,

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那些俄國豬應該都躲在壕溝中喝著伏特加取暖吧!

 

在這個僵持不下的日子裡,除了等待還是等待,

心中除了咒罵拿破崙的不是,如果沒有戰爭的話,

可能早就在緊臨蔚藍海岸的尼斯,

躺在沙灘上曬日光浴,

悠哉地渡過陽光充足的每一個下午!

 

該死,這天殺的戰爭!

 

我們步兵指揮官喬治實在很天兵,

只要每過一小時,

總是叫我們這一小隊五個在步兵學校射擊優秀的人,

在戰壕中對著俄國佬放槍,

這實在是一件非常無聊的事情,

但是喬治卻樂在其中,

可是當我們放槍之後,我們後方的砲兵也會開砲支援我們,

不過喬治卻按兵不動,幾乎把我們這些步兵的耐性消耗殆盡,

我們拋棄陽光在這該死的冰天雪地上什麼事情都不做,

卻只能在每一小時消耗五顆殺不死人的子彈,

實在非常氣餒阿!

 

俄國對於我們零星的挑釁一點動作都沒有,

反而在壕溝中放起柴可夫斯基的第一號交響曲,

意外地和冰天雪地的意境不謀而合!

我們的喬治聽著聽著笑了!

 

隔日天剛亮,

配合著一小時五放槍的例行慣例,

搭配幾發打向空中的砲彈,

喬治終於帶領我們這一小隊衝出壕溝,拂曉出擊!

改採匍匐前進的方式往俄國豬方向移動,

心中殺敵的熱血狂亂沸騰,整個身體都熱了!

 

可惜那群俄國佬早就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

他們的步兵終於開始往我們這邊瘋狂掃射,

俄國後方的砲兵展開猛烈的砲擊,

子彈與砲彈編織成的強烈恐懼在我的頭頂,

但是因為熱血使我看不到也聽不到,

只好繼續壓低著頭匍匐前進。

 

任由時間割裂手肘、記憶磨損膝蓋,

我的隊友因為忍受不住恐懼驟然起身還擊,

隊友的步槍還未冒出煙硝味就被一槍打穿了頭,

像失了魂的軀殼癱軟在不到我三公尺的距離,

我還不能起身,只好把目標放在前方不遠的三尺鐵絲網,

俄國不愧是訓練有素的俄國豬,

連砲彈的精準方位都拿捏的比我們砲兵好,

隨著砲彈的聲音越來越靠近我,偶爾聽到隊友的慘叫聲,

地上都是被砲彈炸碎的片片血肉,

我看不到隊友的臉,也摸不到他們的體溫,

我只能憑著四周微弱的氣息判斷自己不是孤單一個人,

後來聽聞我們指揮官率先剪開了鐵絲網,暴露在敵人面前,

沒有隊友聽見他的慘叫聲,也沒有察覺他倒了下來,

聽說,他一個人就殲滅了俄國前線壕溝裡的步兵,

一個不用再匍匐前進的地方,

喝著辛辣刺激的伏特加等著我們。

 

我聽著停下了動作,靜默了許久,於是繼續匍匐前進,

手肘與膝蓋的疼痛,似乎不那麼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ckers2009 的頭像
backers2009

天空約定的桃花源

backers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