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Mother.jpg 

西元1954年,二月二十八日,我的母親在金門出生。

 

那一年的12月3日,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在美國華盛頓簽署,

之後被《台灣關係法》取代之。

 

我母親四歲的時候,

金門遭到日以繼夜的砲彈攻擊,

中國解放軍在砲戰時(8/23~10/5),

向金門砲擊了將近47.5萬發砲彈,

我的母親時常躲在防空洞中,是謂金門八二三砲戰,

後來金防部陸軍上將胡璉要求國軍死守金門,

直到1979年與美國建交為止,

中華民國成功守衛金門!

 

1965年(11歲),

母親和姐姐以及阿嬤和阿公來到了高雄的左營,

靠著幫左營海軍的阿兵哥洗衣服與縫軍服維生,

我母親的忙碌命由此開始。

 

隔年(12歲),經濟部成立了高雄加工出口區,

阿姨先進去日月光工作,母親工作照舊。

 

1972年(18歲),在左營大道上遇到了身為海軍下士的父親,

第一次的相遇是母親幫父親洗衣服,緣起不滅!

父親(22歲)為潛艇"海豹"菜鳥輔機士(註一),

去美國康乃迪克州(註二)受訓4個月,那時候溫度零下負40度,

回程的時候,九月二十九日,中華民國與日本斷交!

父親輾轉從關島轉機回來台灣。

 

1977年(23歲)和父親結婚住在高雄,

母親也進入加工出口區擔任作業員,

隔年,

大姐出生,中山高速公路全面通車。

 

1980年(26歲),

二哥出生,北迴鐵路全線通車,

施明德在美麗島事件上主張台灣獨立,

且台灣已經獨立三十多年!

民主與自由氛圍四起。

 

1983年(29歲),

母親於高雄市五福三路(國軍英雄館旁),

由海軍醫院前總醫師私人診所接生。

 

我的母親是一位傳統的婦女,

以照顧全家人為己任,任勞任願,

只為了拉拔三個孩子長大,

小時候因為工作的關係容易緊張,

面對慢郎中的我,發生了很多語言爭執。

 

2009年(55歲),我出去國外旅遊兩趟,

我的母親很擔心我的安全哭了出來,

我笑著跟母親大人說:

"我只是跟復興航空握手做好朋友,

它是我的好麻吉,而且它不會手放開!"。

 

2010年(56歲)3月20日,

我和姐夫來回在待產房外來回踱步,焦急如焚,

大姐在產房中大聲喊叫,呼吸急促,

突然想起那時候我在我母親的肚中,迫切期待的出來,

我的母親費盡了力氣,

1983年(29歲),五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一點,

期待了很久,我終於看到了白光,重量三千四百克!

 

我姐的小QC歷經了二十小時,

在中午之時誕生,重量三千三百三十克!

 

我與小QC的出生,都是有其意義的,都是因為母親們而存在著!

 

有人問我靈魂的重量有多重,我拿我初來世界的三千四百克當作答案,

 

雖然輕,但是也可以有重量。

 

 

此文於2009年9月20日完成,於2010年3月20日修改校正完畢。

(註一):

輔機士,負責海豹潛艇艙內空氣壓力調控與潛艦航行水平平衡。

 

(註二):

康乃迪克州,美國海軍訓練中心,

美國海軍曾以該州命名USS Connecticut戰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ckers2009 的頭像
backers2009

天空約定的桃花源

backers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