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jpg 

坐落在公園旁,

一間名為"那個時代"的法式餐廳旁邊,

有一家不起眼的耳鼻喉科,

它伴隨了我從高中到現在,幾乎每年都要去報到,

是因為我的鼻子和喉嚨不爭氣,

雖然聞的到食物香氣,也喝的到好喝的咖啡,

但是也常常受到飛沙走石的侵擾與冷空氣的襲擊,

所以不是鼻涕倒流就是扁條腺每次都亮紅燈。

 

雖然每年都會去報到,但是我盡我所能的能拖就盡量拖,

這就是所謂的"拖"字訣!

其他看是自然好或是拖到已經不像剛開始那麼嚴重的時候,

因為,沒有人喜歡去看醫生,我也不例外。

 

只是,時間來的太快了,好不容易撐了十一個月,

沒想到洗澡的時候發現口腔滿是血腥味,還吐了兩口紅痰,

有人說白痰正常、黃痰小心、紅痰危急!

喉嚨開始痛了起來,本來以為是我牙齒的血水,

沒想到竟然不是,我慌張了,後來才知道慘了!

 

那天我晚上七點就昏睡,

高燒退了又燒,重複以上的循環,

早上就決定要找個時間去找那位好久不見的醫生了,

請好了假,跑去辦已經不見將近兩個月的健保卡,

最後,還是不情願的來找醫生了。

 

醫生,我來找你了,

你笑著叫我坐下來說說病兆,坐上那有十年的奪魂椅,

先用口腔吸入器在我喉嚨深處尋找紅痰的病點,

畢竟每年都會有這種戲碼上演,有時候淚是用飆的出來,

那個吸入器在我口中一直吸取我想都不敢想的東西,

雖然我自以為舒服很多,

不過醫生你又拿一根冰冷冷的鼻腔吸入器,

在我類似《金剛》的鼻子中數度進進出出,

那種感覺讓我有種被侵犯的錯覺,

為了這樣我只好把注意力轉移到我腳的大拇指,

自以為在演《追殺比爾》。

 

一如以往,我又撐過去了,

正張大嘴巴讓蒸氣吸入器蒸蒸我的喉嚨,

碰巧遇到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進來看診,

小朋友長的還真像馮德倫!小帥哥一臉驚恐的被媽媽抱著,

也一臉無辜地被爸爸抱在大腿上坐在奪魂椅上面,接受命運的抉擇,

爸爸笑著說:「乖唷,看完帶你去買玩具!」,

媽媽擔心站在旁邊看著自己的兒子即將遭遇災難,

也跟小馮德倫說:「乖乖唷,看完帶你去坐小飛象!」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小飛象是啥玩意兒,

後來才知道診所外面有所謂的投幣式搖動椅,動物形狀就是小飛象。

 

大人,總是以為能用善意的謊言來取代真實的痛楚。

當醫生的吸入器一放入小馮的嘴中,

小馮就吐東西出來了,連醫生都被噴到了,我在旁邊看傻眼了,

後來幾經波折和狂哭之後,小馮終於還是被醫生搞定了,

在等待拿藥的過程中我坐在小馮和他媽媽旁邊,

因為看診之後小馮好像褲子也濕了,

在媽媽脫下小馮褲子的同時,我也拿起我那滿是美食照片的手機,

拍下了小馮被媽媽脫下褲子滿臉害羞的照片,記憶在手機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ckers2009 的頭像
backers2009

天空約定的桃花源

backers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